糖醋🐟好吃

神出鬼没!

同学的

写得蛮戳我

20181201

表情包被删完了

删完了

完了


我哭到楼下开来八辆警车


20181112

蛋包饭很难做(嚼着变成一坨的蛋饼说

下午看篮球赛 å¾ˆå¼€å¿ƒ

我们班的男孩 å¾ˆéªšåœ° ä¹°äº†çŒç¯®é‡Œæ¹˜åŒ—的队服

......教练我也想学篮球

想了一段时间的oc。

1.

早上我冲完澡出来,看见她醒了,头发乱糟糟的朦胧的样子。可是她的眼睛是清醒的,像是小动物一样的锐利,却没有那些可爱生命应有的生机。

沉默。

我没有向前走,昨天晚上她在漆黑巷子里扼住我喉咙的感觉依旧残存着,提醒我不要轻举妄动。“这水没问题。”我抿了一口水,把玻璃杯轻手轻脚地放在脚边,退出门外。“你没吃东西也没喝水,而且还在发烧。你得喝水。”

她没动,我只好把房门掩上,然后走进厨房。

2.

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的便当没那么好吃,至少没有我自己做的好。但我太忙,最近毕业舞会临近,男孩女孩们的社交舞大多都是零基础速成,挺令人头疼。

说真的,与其说他们是在跳舞,不如说他们是在舞池里打橄榄球—真够胡来的。

扯得有点远,昨天晚上我也很晚回家,原因是一个女孩坚持要我教她跳探戈—并且(强硬地)想要我做她的舞伴。我十分尴尬,不仅是因为我教师的身份,更因为我们确实合不来。当她一边把高跟鞋踩得震天动地一边哭着离开,我对自己说,看看你J,你又搞砸了。然后心安理得地走近学校旁的便利店购置晚饭。

收银台前的长队终于轮到我的时候,外面突然下起了雨。我顺手拎了一把公用伞出门,想着为何单单今天没有看天气预报就下起了雨。

然后,然后我就站住了脚。

不会错的,浅红色的丝缕随着雨水冲刷流进漆黑的下水道,霓虹灯照在上边,反射出暗淡的颜色。

毫无根据地,我的胸腔内突然弥漫起一种熟悉的铁锈味。

那是血。


tbc.



———————————————————————


主人公Josh Carlo Perez。现年二十八岁 居于以美帝内华达州为原型的地方,其实老家是ny

意裔美国人。曾经的黑梆第一继承人但是跑了,留下异母弟弟和老不死老爹奔向自由做了高中教师,教体育(痛心)

红发美人(红褐色),蓝绿色眼睛的大男孩。182的练家子。


??? 性别女  ç”Ÿç†å¹´é¾„大概十六岁

心理年龄似乎……三岁吧大概。

外貌特征在下一篇了。

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流落小巷的孩子。

最近dc的编辑部是在干什么🌚迪基鸟失忆罗伊狗带

新法外也不能对杰鸟好点还剃个那么丑的平头


炸编辑部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了呢🌚🌚🌚🌚🌚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和直男聊天的我就是这样

(现在直男都这样的吗

自知画不完的乔米🌚

细化不存在了

迪克演员在今年NYCC上的采访,表示杰森被蝙蝠侠洗脑了

???

壞子:

这边也搬运一下,迪克的演员之前采访说,泰坦剧里这个蝙是一个……会杀人的蝙蝠侠。迪克是因为这个才离开他的。


Brenton Thwaites后来在接受另一个漫画网站的采访说:


“嗯,杰森陶德已经取代了迪克格雷森,他履行了我在蝙蝠侠那里的职责。所以我们见面的场景有点紧张,因为我离开是有原因的。就像我说的,这不是我信仰的打击犯罪的方式,我认为,杰森陶德被蝙蝠侠洗脑了,相信了用他那种凶残,极具破坏性,谋杀犯的方式打击犯罪,这是不对的,所以我有点紧张,想教他改正错误,不去做蝙蝠侠说的任何事情。”




因为版权原因,这剧里的蝙蝠侠不会出现,不管“会杀人的蝙蝠侠”是不是迪克的一个误会,但是以泰坦目前的走向看很大几率是真的,所以你们懂的,你们懂的!


其他推测和漫画两个罗宾相关看这里

20181002的感想

我挺开心的,至少现在可以颤巍巍把乱敲的东西发出来了🌝这何尝不是一种勇气呢

一般凌晨敲的东西都比较,怎么说,有点狂热意味,想到什么就敲了,和平常写的一点脑洞还不一样。留着也算是一个纪念(黑历史)吧🌚

脑洞基本上都在一台诺基亚的备忘录里(???)等到二零年解放过后再说吧……现在写得也不行啊。

总之 嗯 图个开心就是 挺好的

Es muss sein

要人命的困意产物

短打





当雷狮从一床哗啦作响的羽绒被里直起身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安迷修,而后者两个月前成为他男朋友,现在只披着自己那件白衬衫,在一走路就会嘎吱嘎吱响的木地板上坐着,穿袜子。(哇哦。雷狮想。)他打个很长的哈欠,在接下来的三十分钟里看着安迷修洗脸,刷牙,给窗台上的一盆长春花浇水。

雷狮不喜欢那花,每天早上它都要分走他男朋友的注意力。所以他说那花不需要浇水,语气里耍横和撒娇兼具,明示安迷修多关注一下他。(而且长春花真的不需要怎么浇水,雷狮亲测)安迷修只是叹一口气说长春花好养,之前因为雷狮不停骚扰他,他养的花不是被扔就是被雷狮乱玩一通,最后也落得个泡烂了根或者被肥料烧死的下场,其罪简直当诛。当然了,那都是他们交往之前的事情。

现在安迷修抛下了园艺师的工作,雷狮抛下了物理研究所的实习,坐着火车来到这个城市,租着边缘地段的房子——窗外就是那段送来他们的铁轨,如今依然昼夜不停地把人们送来又送走,每当机车途经此地房子就跟着一起震颤。不过他们不太在意这些,至少现在的雷狮和安迷修不在意,因为他们暂时负担不起更好的房子的房租。

安迷修在城东开了一家花店,雷狮做了中学物理老师,讲评卷子会把胆小的学生吓哭。

到现在为止这两人还没有对自己决定的正确性产生过什么疑惑。或许有一天他们会疑惑,然后吵架,互殴,分手,最后再挽回,简直无可奈何。反正雷狮是这么认为的,这对他来说没什么,因为只会有这一个结局(他坚信不移。)

现在八点十七分了,因为是周六,所以雷狮只好爬起来穿上衣服,光脚踩在地上偷男朋友一个吻(在安迷修穿高领都盖不住的地方,他拒绝不了雷狮。)然后拎着钥匙和安迷修一起开花店门,把花盆从玻璃后面摆到前面冲着路人,一天都要充当安迷修的苦力。

他有时候会想要把花盆扣在他男朋友头上,但安迷修威胁他如果他敢,就告诉周末来花店(找雷狮补课)的小孩雷狮上大学时候的糗事,到时候他在学生面前就毫无威严可言了。于是雷狮只好妥协,一边挤兑安迷修一边干活到晚上五点。然后他们锁门去吃晚饭。

雷狮的学生都知道有一个叫安迷修的人是雷狮大魔头的爱人(不少学生第一次听说时先是震惊,而后又流下了同情的泪水),雷狮一提到他就巨得意,眉毛翘老高。

曾经有学生问他们是怎么认识的,雷狮(坐在办公桌上)讲:他们在火车站相遇,大雨滂沱阻断了交通,候车室里安迷修睡在雷狮座位旁边,他一厢情愿地一见钟情,遂决定改签火车票和安迷修去一个城市,却发现他的座位正好就在安迷修旁边。后来他们终于在上个月修成正果。听完之后学生说,雷老师,这是您说过最具有文艺气息的一段话,连用了两个成语耶。雷狮遂让此学生罚站一天。(后来那小孩告诉了安迷修,后者请那孩子吃了炸鸡。雷狮那天没晚饭。)

也许他们的相遇就是偶然的集合而已,安迷修说。

不过他们可没人在乎这个。






私奔小故事。我好困,我睡了✋🏻👀🤚🏻

我好烦为什么打我推的tag吔💩啦

???什么鬼

人家没有说什么啊是评论里大叫大闹的人先擅自给别人贴不存在的标签

最后导致言论走向趋于恶化的好吗

拜托 人讲话是要有良心有证据的

抛开本身事件不谈

没头群众擅自站队给别人添了多大的麻烦?!

这个事件本身也非常卧槽

讲话你先拿调色盘跟人家直说啊粉丝去说算什么

真实翻白眼🙄️



真吵

一群蝼蚁


???

自己给自己脑补了一个蛮变态的oc

内容全是我喜欢的科幻黑帮逃杀骨科虐恋失忆少女心智三岁被和蔼青年目击反击沙人现场之后被带回家结果两个人莫名其妙地被追杀逃到朋友家才知青年是黑帮顺位继承大少爷疑似叛逆翘家当中学老师黑帮由同父异母弟弟掌管再然后弟弟来找哥哥众人才知原来离家出走的原因还有被亲弟不可描述这一条弟弟极力挽回哥哥沉默以对正当气氛白热化的时候两方势力被黑帮老爷子围攻弟弟倒下哥哥愤怒质问才知捡到的少女是一个人形自走武器兼诱饵就是为了引哥哥上钩打败弟弟回来继承家族势力就在这时另一个不明身份女性冲出来和哥哥站到统一战线原来失忆少女是她理论上的血亲她的变态科学家爸比在她妈咪产后大出血狗带之后精神变态妄想用科技复活老婆结果被黑帮利用少女被改造成人形自走武器一番嘴炮二番开炮天昏地暗樯倾楫摧重伤happyending该幸福的人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这除了变态了一点不就是热血少年番嘛(支离破灭的思考发言)

我好佩服自己噢(掌声送给自己)

屯
免得一时兴起烧了
蛤蛤😑

战歌了无误😮🎶

lofter的草稿就是大猪蹄子

存进去再也找不见了。

嘤。

(还在为一个月前的随手记愤懑不平。